一会还有课啊喂

醉里论道,醒时折花。

我是不知道一目有多討厭我啦 50个碎片 全都是寮友給的  哪怕是碗 都是會長通知我去蹲她的神樂鈴得到的 不過即使這樣我還是要把他寵成小公舉 藍蛋給他 黑蛋給他 白蛋給他 作為一個五十多級仍祇有一個六星的人 家底自然不會少 你要的 我有的 統統拿去啦 嘻嘻~(癡漢笑

沉迷買衣服無法自拔(*^ワ^*)
現在晴明衣服太多了 不知道該穿哪件好~

wy想把我气死 好继承老子的六星六位防御针女 好友都是十天二十天不上线的了 这下黑丝草总都留不住我了( ˙-˙ )   债见!

【酒吞×红叶】且酒且醉且浮生(四/终)

(修改版)

小小的修改了一下(´・_・`)
所以重发一遍ฅ( ̳•  ̮ • ̳)ฅ

接上嘎

七、

“世人都道鬼王痴情仗义,在鬼女受难是挺身而出,英雄救美,却不想身后还有这样的故事,”青行灯侧了一下身,斜斜倚在灯柄上,“不过,这还真是个……令人遗憾的故事啊。”

清幽的光芒映着火红的枫叶,混合成一塌糊涂的暗色,并不好看。

酒吞端起不知是第十几盏或第几十盏酒,再次一饮而尽,可眉宇中仍是一片清明。

“故事你听完了,我提出的要求也请务必完成。”

鬼王严肃认真起来死板的有些骇人。

青行灯姿态慵懒,垂着眼帘不知道在想什么,片刻后轻声问道:“时过境迁,人鬼多变。你就这么确定她就是你要找的那个人?”

青行灯的碧色蝴蝶停歇在鬼王的肩头,蝴蝶的娇柔依附着大妖的张狂,却意外显得十分和谐。

似乎大妖身边伴着更娇小玲珑的妖怪才更合适,鬼女红叶这样霸道骄傲的并不是最佳选择。青行灯没由来的这般想到。

酒吞抬眼看她,一双眼睛在逐渐浓重的夜色中散出危险的寒光。

他向来不喜欢别人质疑红叶的事。

青行灯恍若未见,依旧说道:“相貌一样,心却未必一样。何况她已经把你忘了,那由交换名字得来的羁绊早就因为她的死亡而消失,她心念非你,你如此执着反倒伤着自己。”

“她所念非良人。”

“与你何干?”

“那我念她又与你们何干?”大妖啐了一口,“真是奇怪,本大爷的事你们非要劝来劝去,阎魔那群人这样,你也这样。这忙你帮便帮,不帮便走!”
说着,大妖不耐烦的丢下酒盏背过身去,准备跳下枫树。

“鬼王觉得可值得?”青行灯的语气又生疏了起来,仿佛刚刚殷切劝导的不是她一样。

“值不值得,很重要么?本大爷想这样做便做了。”

“妾身知道这问题没有意义,可还就是想问问才死心。你寻她这么久,个中曲折可曾与她说过?”

大妖默了一下:“不曾。”

“哼,”青行灯了然,有些故事说与别人听可行,若要他说给那女主人公,他怕也难得说出口,“她被那黑晴明唬的团团转,就算你说她未必肯信。”

“……”大妖无声的眺望不远处的庭院,红叶舞罢便站在那里发呆,白色的舞衣,黑色的长发,寂寥的身影,安静的枫林,阴郁的气氛,无端让他的胸口沉闷,他认识的她不是这样的啊。

“她……的确变了很多,她心中念的也确实不是我,”酒吞的声音有些干涩,有些隐隐的动摇和犹豫,这么多年的追逐,他确实有些累了,“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可现下红叶这里情况严峻,旁的无关紧要,你且告诉我帮或不帮吧。”

“不帮。”青行灯声音凉凉,“鬼女自己的劫数,她都没来请我帮忙,你又何必多此一举。人家领不领情另当别论,若是平白惹她厌烦了,岂不是弄巧成拙?”

大妖暗了眼光,默了半晌,才又苦笑道:“我只想帮她度过眼前难题,那群人类的实力不容小觑,偏偏她这小女人脾气硬的很,怕是低不下头求人。至于惹不惹她厌烦……反正她先前已经足够讨厌我了,无所谓了吧。”

青行灯吊着眼角看他的背影,嗤笑:“鬼王不愧痴情种,你在这个位置上,难不成就没自己的脾气了,难道就能轻易低头求人了?茨木童子说的不错,原先那个鬼王已经不见了!”

这话头又扯回这里了,若再说下去又要没完。

鬼王叹了口气,道:“时候不早了,你且回吧。”

青色的灯光晃了晃,小蝴蝶也从酒吞肩上飞起,悠悠摇摇回到青行灯的身边:“那妾身便回了。事有定数,愿鬼王莫强求。”说罢便如来时一般随着渐渐变暗的火光消失不见。

酒吞又盯着远处的红叶看了一会儿,烦闷的揉揉额角,最终无声跳下枫树冠。

他怎么会不懂,可他又怎么能放下,大妖平生第一次对谁这般在意了,可这人怎的就这么不领情。

啊,今晚怕是喝的多了。大妖头疼地想。


红枫庭院中,红叶仍是静默的站着,白色的舞衣在黑夜中素凉无比。

只有手中的白色布偶盈盈亮着红光。

“今日便是最后一舞了。”鬼女声音轻轻,语气平和又洒脱。

她仰头阖上眼帘,当日落魄凄凉的自己与意气风发的年轻阴阳师相遇的那一幕又浮现在眼前,就像一幅濡湿了的画卷,可念,可惜,可叹,却因模糊不清而留之无用。

罢了,弃了吧。

“晴明大人啊,以舞报恩,今后便两不相欠了。”女子勾了勾唇角,心中那份不适和迷惘终于也被轻松替代。

她低头理了理自己的舞衣,眼神清澈,笑意盈盈:“那红鬼说的不错,白色终究不适合我呢。”

一声轻笑,散在染了酒香的夜风中。

八、

青行灯虽然说了不会帮忙,却也没有真的坐视不理。第二天一早,桃花妖带了一群妖怪敲响了红叶院子的大门。

“灯姐昨天和酒……”

“咳!”酒吞在旁边用力咳嗽了一声。

众妖侧头看他,红叶也满面疑问,酒吞视而不见端茶自饮。

“额……灯姐喝完酒说你这枫叶林比我的桃花林还好看,我不信,就带着朋友们过来看看,不知道会不会打扰你。”桃花妖知趣跳过要说的话。

红叶笑得温柔:“哪里的话,你们来玩我很高兴,只是现下枫叶林的状况……”

众妖当然知道,因为红叶的新舞衣,衣枫树林已经成了阴阳师们的众矢之的,当然这也是他们出现在这里的原因。

椒图坐在蚌壳里,摇摇鱼尾说道:“我们留在这里,也可以尽一些绵薄之力。”

“这……”红叶还要拒绝。

“来都来了,难道把他们赶出去,你这里不是正缺人么?全都留下来吧!”鬼王都发话了,事情自然就这么敲定了。

留在枫树林的妖怪多了,红叶便要忙着张罗着为他们安排住处,沉寂的红枫院子一下子热闹了起来。

酒吞坐在回廊下发呆,阳光正好,微风正好,就连隐隐约约传来的小妖怪们的嬉笑声也恰到好处。

他昨夜睡的不好,阳光这么一照,就照出些许睡意。他慢慢睡着了,还久违的做了一个梦。

沉睡中的大妖感到发根传来轻微的刺痛,他不悦的睁开眼睛。

看到的,是和很多很多年前一样的画面。那个陶瓷娃娃似的人类女孩,从他头上取下那片落叶,还粗心的扯到了他的一根头发。那小孩子对着他嘻嘻笑着,说她的名字叫红叶。

当初的自己是怎么回话的?

他记不得了,但他绝对不会有像现在这般悲切难耐的心情——像是被谁强灌了一口苦酒,呛得他几乎要流出泪来。

那孩子还在笑着说话,可他却觉得被人死死抓住了心脏,一抓就是几百年,可又像是一瞬间。

幼年的红叶,少年的红叶,青年的红叶,还有已经化作鬼之女的红叶。红叶一直在变,而他无论怎样奔跑都仿佛留在原地,未曾变过。

也该试着改变一下,试着放手了吧……

“嘶…”朦胧不清的情景中,摇摆不定的心绪中,大妖头上又传来一阵痛感,虽然细微却足以把他拉出那份快要溺死他的痛苦。

酒吞懒懒地掀起眼帘,梦境中小女孩的笑容散做虚无,变成一个逆光而立的身影。

“……你醒啦,”站在他身边的红叶笑得有些局促。她手中拿着一枚鲜红的枫叶,指尖上缠着一根火红的发丝,“这片叶子落在你头上了,我想帮你拿下来,没想到……哈哈,揪下来一根头发……”

红叶早已换回了那件红色的和服,明亮的颜色让她在阳光的照耀下自成一个发光体,温暖得令人错不开眼睛。

酒吞神情怔忪的看着她,似乎还没有彻底清醒过来,分不清现实和梦境。

“噗哈哈,”红叶看他有些呆愣的表情忍不住笑了起来,“睡傻了还不成?喏,给你带了酒,本来是谢礼,这下变成了赔罪酒,扰了你的清梦你莫要生我的气。”

绝美艳丽的脸上扬着洒脱的笑意,就像当初,她是唯一一个敢这样与鬼王说话的人类。

是啊,也许她一点也没变。从人到鬼,她始终这般胆大妄为,无畏无惧,求其所爱,忠其本心。

只不过求错了所爱,忠错了本心。酒吞看着为他倒酒的红叶,这样想。

醇厚的酒香盈盈溢溢,勾人情肠。

“这是我自己酿的酒,很香吧。”红叶将碟盏放到酒吞面前,“以前似乎也酿过,不过不太记得是什么时候的事了,也不知口感比现在的怎么样。”

“那时的可不怎么样,又苦又涩还……”酒吞举杯的动作突然顿住,话头也戛然而止,仿佛时间也在这一刻静止。

“……还怎样?”鬼女的表情出奇的平静,双眼却亮得惊人。

“……”酒吞垂眸看着盏中的清酒,酒中倒影着他的脸和头顶上灿若火焰的枫树树冠。

原来还是放不下啊。

他无声叹息,仰头饮尽杯中的酒酿,像是把倒影中的枫树也一同吞入腹中。

——红叶啊红叶,你当真是我命中的劫数。变或未变,你都是红叶。

——我说了会守着你的,我怎会食言。

“好酒!”酒吞豪气赞叹道,再看向红叶时,双眼坚定坦然,心中的犹疑和挣扎都已消失不见。

红叶也没有纠结大妖未说完的话,伸手又为他倒了一碗,他又一口饮尽。

香浓的美酒混入酒吞心口中盛了百年的苦水里,变成了他自己都品不出的味道。

“我知道的哦,你为我做了什么。”红叶坐在酒吞对面,支着下巴,微微眯起那双美丽的眼睛,缓缓开口,“我都知道的,可是,我值得你做到这种程度么……”

午后的阳光倾泻下来,一如几百年前那样温暖柔和。他闭了闭眼,轻轻笑了。

值得么?

谁知道呢。

几百年来,当真是一坛醇酒,一段浮梦,一片枫叶,一个名字,

让我欢喜无度,亦让我万劫不复。

可,若再让我选一次,

我还是会选择

——枫树下,遇见你。

                 ——终——

想了想还是又把文章小改了一下
毕竟是我写的第一篇文嘛
尽善尽美啦
嘻嘻 还是有点小欢喜

酒吞同人写完之际也想把他好好养一下 升个五星 升个技能 谁知道这位大爷这么不争气 不知道现在送去戒酒还来不来得及(。•́︿•̀。)

躺在床上跟老妈视频聊天 她看到了我的大天狗
她问:你床上怎么还躺着个人呢?
我:( ˙-˙ )……
最怕空气突然安静…

【酒吞×红叶】且酒且醉且浮生(三)

肝文肝到眼瞎( ˙-˙ )
主要还是我太懒_(:з」∠)_
我会继续努力的 希望各位看官喜欢ฅ( ̳•  ̮ • ̳)ฅ

再继续嘎

五、

大江山又到一季阴雨连绵。雨水打着大殿外的红枫树,发出滴滴答答的敲打声。

鬼王酒吞童子坐在长廊的阴影中,看着在雨中飘零的枫叶发呆,突然意味不明的叹了一口气。

“吾来探望你,不是来听汝叹气的,”阎魔倚在她的咒云上,显出难得疲懒的姿态,“这可不是待客之礼。”

“你出入本大爷这大江山鬼王殿,自由得像是逛你那幽界冥府一般,还想让我把你当客人一样对待?”酒吞没好气的啧了一声,“何况你无事也不会来找我。”

“若不是为了汝之托,吾的确不会来。”阎魔说罢,扬手一挥,一卷画轴就出现在鬼王面前。“瞧瞧罢,这是近月来名为‘红叶’的新魂,有没有汝要找的?”

在阎魔提到“红叶”二字时,酒吞的眼睛闪过一丝明亮,他打开卷轴一个一个仔细看去,眼中的光也随之悠悠变暗,末了沉声到:“无她……”

“汝都找了百年,她就算是轮回也未必还叫红叶。人类寿命本就不比妖怪,汝又何必……”阎魔挑眉看了酒吞一眼,果然看到他面上不耐烦的情绪,不由叹气,改口道:“历来名为红叶的新鬼都让汝看过了,可却没有一个是汝找的那位,这么久过去了,汝不会已经忘记她的长相,早已错过了不成?”

酒吞闻言怔住,看着院中满地火红枫叶有些恍惚。
不只是阎魔,很多妖怪都劝过他,他们都觉得时间已经过去很久了,他们都说那女子进入轮回后就不会在记得他,他们都认为他为了一个人类折磨自己太不值得。

可,他们不是他,他们不能理解他的感受。

他没有觉得时间过了太久。每当他闭上眼睛,那人的笑容就会浮现在眼前,清晰活泼,就像昨日黄昏时,她才与他说过再见。

而他今天就要准备与她见面。

“我记得,”酒吞从记忆里回神,喝了一口酒,又斟满,认真地看着阎魔,笑道,“本大爷我记得清清楚楚。”

阎魔看着他的坚定的神情,无奈摇摇头也不再多说此事。

酒又斟满几回,阎魔突然想到一件事,便问鬼王道:“吾来时听闻北面树林中有鬼作祟,不知汝可曾派人处理过?”

“啊,北面的枫树林,”酒吞道,“传闻不知真假,想也不是什么厉鬼,我就没放在心上。你知道的,我对枫叶……”

“不必多说,看汝这满园枫树吾也清楚,就算那林子里有鬼你也不会诛它。”阎魔打断他的话,晃晃杯盏中的酒,揶揄道。

“就你知道的多!”酒吞没好气的白她一眼,“你若是没什么别的事,就回……”

“大人!!!酒吞童子大人!!鬼王大人救命啊!!救命啊!!!”殿外一阵呼喊由远及近,打断酒吞的逐客令。

“看来汝这鬼王殿确实是谁人都可自由出入的啊……”

“哼!”阎魔这样说他,大妖自是不悦,冲着外面高声道,“鬼王在此,何事疾呼?”

“求…鬼王大人快…救救我们!救救我的朋友们!!”一紫色小妖连滚带爬穿过大殿来到回廊,哭喊道,“…我与朋友们…到山那边的枫树林玩,有好几个小妖被…被那里的女鬼捉去了!!求大人快去救救他们吧,晚了他们就要……就要被女鬼吃了啊!!呜呜呜…”

“北边的枫树林?!”酒吞童子和阎魔具是一惊,刚刚才说到那林中的鬼怪可能是传言,现在就被直接证实。

“酒吞,妖怪吞噬妖怪可是汝定下的鬼族大忌,即使这枫树枫叶与汝有渊源也不可放任不管!”阎魔一扫之前的玩笑态度,恢复了地府统治者的严肃。

“我知事态严重,”酒吞颔首,又问那小妖怪,“可看见那女鬼有何特征?”

“她她她…我只看见她…长的十分美,红色的…红色的衣服,带着一个布娃娃,还有…布娃娃身上会发光,好像是枫叶缠在布娃娃的身上……”小妖怪哆哆嗦嗦的跪在地上,他不知道为什么酒吞童子大人会突然露出一脸震惊的表情,就连脸色也变得十分苍白,难道那个女鬼那么厉害,连这位大人也害怕?“大人,求大人救救我的朋友们啊……”

阎魔自然也注意到酒吞童子的失态,心中将他的想法猜出个大概。她对小妖怪安抚道:“莫要惊慌,吾等定会为汝做主,汝先回去等消息。此事先不要声张。”

“多谢大人,多谢大人!!”被吓坏的小鬼儿这才千恩万谢的离去。

这厢酒吞还在震惊之中未回神。

枫叶林…

女鬼…

貌美…

红衣…

布娃娃…

会是她么…是她回来了么…

“阎魔……”大妖觉得自己的心像是被灌满红叶曾经酿的苦酒,胸口也被涨的生疼,他不知道现在该在脸上摆出什么样的表情,他喃喃道,“你听到了么?……是她,一定是她。”



六、

幻想无用。

所以酒吞童子从爱不幻想,他也不需要幻想,因为他有足够的实力实现自己的想法。可他却幻想过无数次他与红叶重逢的画面。

如果见到她,他应该说些什么,要不要像久别重逢的人类那样给对方一个拥抱?

还是不要了吧,红叶那样的脾气,保不齐会打爆他的头。那他鬼王的称号可就挂不住了。

那她呢,她会是什么样的反应,会不会埋怨他这么久都没来接她,那看来挨骂是少不了的了。

“呵。”酒吞走在茂密的枫树林里,想着想着就忍不住低笑起来。

他的心情已经很久没有这样轻悦过了。

这片枫树林像是停在了秋季的轮回里,火红的枫叶终年燃烧似火,纷纷扬扬飘落又窸窸窣窣长出。但是近期的连日阴雨,使障气弥漫,让这如火之森显得十分阴冷抑郁。

酒吞抬头想看看天空,可浓密的枝叶却把天光遮蔽的严严实实。

他突然有些不安。

他感受着林间涌动的妖气,摸索着妖气的来源,踩过潮湿的落叶,向着枫林深处步去。

幻想真的无用。酒吞此刻这样想。因为一切都不会如你想象的那样发生。

枫树林中央,广阔的圆心空地上静立着阴森的宅子,门口处一个单薄的红色身影背对着酒吞跪坐着。

空气中弥漫着刺鼻的腥臭和狂暴的妖气。

“……红叶?”干涩的嗓音把酒吞自己都吓了一跳,原来他竟然如此紧张。“红叶,是你么?”

那道背影顿了一下,然后缓缓地站起身,缓缓地转了过来……

熟悉的眉,熟悉的眼,熟悉的鼻和唇,可是——如此陌生的脸。

“啊啦?有客人来啦,嘻嘻。”

熟悉的声音。

鬼女红叶突然笑开,粘在嘴角的鲜血慢慢向下流淌,系在腰间的枫叶娃娃发出灼灼红光。

“难道客人不知道看女孩子用餐是很无礼的行为嘛~”纤细的手捧着不知是什么妖怪的肢体,她笑的明亮又美丽。

“……”酒吞像失了魂一般定在那里。

“拿命来道歉吧!!!”温和的语气倏地变得狠戾无比,无数枫叶像是被被赋予了生命一样带着凌厉的杀意呼啸着冲向呆愣的酒吞。

“红叶,是你么……”酒吞只看着对面狰狞的女鬼,并未躲开。枫叶在周身炸开,在他身上添了数条伤口,也叠了狂气。

“……是你对不对,你在怨我对吧?”枫叶攻击一波又一波的袭来,酒吞依然不躲不避。伤口加了一处又一处,狂气叠了一层又一层,他只是对着她柔声道歉,“……是我不对,是我让你受苦了……”

这个鬼族最高处的男人,再没有比这更低的姿态了。

“你打我骂我吧,”他仍是直直地,温柔地看着她,“……可你不要…假装不记得我啊!!红叶!!!”

飞到酒吞身边的枫叶再次炸开,就像是在他心上炸开了一个洞,苦涩的血水不断上涌,涌上心头,涌上喉头,涌上眼睛,又要冲出眼眶。

啊,他突然明白了。

出发来枫叶林的时候,阎魔曾问他:“汝找她这么久,她究竟算汝什么人,汝对她又是什么感情,汝自己可清楚?”

感情这种事情,粗糙的活了几百年的大妖怪怎么可能会仔细琢磨。他当时只奇怪的看了一眼阎魔,嘲讽戏骂道:“你们女人就是婆婆妈妈的,什么感情不感情,本大爷觉得和她在一起有趣就自然想和她再见面,无甚感情,全凭喜恶!”

“呵,是么?但愿你不要后悔这样想。”阎魔那时笑得明显不怀好意,他现在才算明白了其中含义——这种感情,压根不是什么的普通喜恶——是一种说不清道不明却又能让人挂念百年的细腻心思。
因为这种心思,他会思念,会寂寞,会欢喜,会失望,会难过,会心痛……

“这是喜欢……这是爱啊……”

酒吞身边的狂气叠到极点,原本背在身后的普通酒葫芦猛然膨胀起来,长出凶口獠牙,涎着酒水混着鲜血,浮在空中愤怒地对着面前因反复攻击而精疲力竭的女鬼。狂暴的气息自酒吞身边一圈圈荡开,带着俾睨一切生灵的肃杀之气掠过身边所有事物。整个枫树林似乎都在瑟瑟发抖。

可酒吞童子本人却还是一脸温和的站在原地,眸光闪闪的看着那红衣女子,像是一眼穿越百年,又看到曾经那个还是人类的天不怕地不怕的红叶。

酒葫芦怒吼一声,就要冲着变得几近疯狂的红叶喷吐狂气。

红叶紧张的握起拳头,打算奋力一搏。

倏然,一只骨节分明的手覆在酒葫芦上,数层狂气飘然消散,酒葫芦静了下来,枫叶林也恢复之前的安宁。

“红叶啊,你看看我啊,我……”酒吞看着一脸愕然的女子,难得露出笑容,轻声道,“我是酒吞童子啊……”

“我……认得你?”红叶终于冷静了下来,犹豫地停下攻击,警惕的看着对面的妖怪。

腰间枫叶娃娃发出的光芒愈加耀眼,她轻轻用手抚在娃娃身上,一种难以形容的熟悉感盈上心头。

酒吞只笑不答。

她又在他眼前了。

他的心又被装满了。

阴云悄悄散去,天上终于露出阳光,虽然浅淡却也足够温暖。




人物形象还是挺难把握的 我是不是把酒吞写的太温柔了_(´ཀ`」 ∠)__
继续努力继续挣扎(ง •̀_•́)ง

大佬就是大佬 以一打五都绰绰有余🌚

【酒吞×红叶】且酒且醉且浮生(二)

感觉比想象中的难把握( •̥́ ˍ •̀ू )
虽然不太好 但我会继续努力的(ง •̀_•́)ง
希望各位看官多担待ฅ( ̳•  ̮ • ̳)ฅ

嘎 继续

三、

酒吞童子也不知道自己发了什么疯,竟然与一个人类交换了名字。与人类互换名字意味着被束缚,但大妖还是不想否认当他听到红叶叫出他名字的时候,内心是欣喜的。

寂寞的妖王永远活在黑暗中,被人们编排进骇人的故事里,人类害怕他,妖怪敬畏他,几百年来伴着他的只有酒和月光。

终于,在某个秋季的午后,他也遇见了光芒。一个小小的人类女孩趁他醉酒睡着爬上他的肩膀,伸手摘下落在他头上的枫叶,甚至还粗心的扯到了他的头发。

他不悦地睁开眼睛,睨着那个五六岁的孩子,危险的问道:“你不怕我?”

“不怕呦。”粉琢玉砌般的小女孩嬉笑着,阳光被风吹的摇晃,仿佛在她红色的和服上跳跃。她伸出肉乎乎的双手,手心中躺着一枚鲜艳的枫叶,献宝似的欢呼道:“快瞧,你的头发和红叶的颜色一样呦。我的名字也叫红叶呢。”

一枚红叶,就这样驱散了百年的孤独。

湿凉的水汽冲淡了酒吞童子周身缱绻的醉意,雨水透过树叶间的缝隙滴落在大妖的身上,泛起清浅的冰凉。

酒吞童子睁开睡眼,刚刚梦中的温暖也悉数散去。眼前的红枫叶混着雨水落了一地,黏腻成一大片刺目的红色。

果然还是讨厌雨天啊。

酒吞童子仰头望着灰蒙蒙的天空,神情寡淡落寞的没有丝毫万妖之王的气度,肃穆的宛如一尊雕塑。他静静的感受着,感受到远处那息鲜艳温暖的情愫逐渐变淡,最终还是消散。

“真是狡猾又弱小的人类,明明是你不让我去守着你,却还要叫着本大爷的名字离开!”大妖眉梢紧蹙,言语不屑,可心口却泛起不明了的酸涩。

在红叶结束她生命旅程的时候,酒吞童子应该陪在她身边的,但是他没有忘记少女哀婉的祈求:“别再来看我了,人死了就变丑了,我不想让你看到我丑的样子。”

红叶不想让他做的,他便不会做。他只能留在枫叶林里,感受着她的气息,回忆过去的时光。

妖怪活的时间太久了,久到自己都忘了尽头。

酒吞突然发现,自己能看到的记忆也就只有和红叶相处的那些年,就仿佛,从他遇到红叶的那一刻起,他的生命才真正开始。

他苦笑,原来这才叫活着……

“我想在你身边啊,红叶,一直在你身边……就到我身边来吧,让我永远护着你啊……”秋末的雨淋湿了叹息,轻柔的话语像是怕惊扰沉睡的情人一般小心翼翼,又仿佛法师的低吟诅咒,有着道不尽的缠绵悱恻。

四、

交换了名字会产生羁绊和执念。

对人对鬼都一样。

古树下的绝色女鬼紧紧抱着一个白色的晴天娃娃,迷茫又狼狈的望着远方。

她似乎死了很久,也寻了很久。

她死前是谁,死后又在寻找谁,她不记得了,但她还记得手中的枫叶娃娃,这是那个她在寻找的人送给她的礼物。

枫叶娃娃身上那股温暖又强大的力量一直守护着她,夜深人静的时候她甚至可以听到从那股力量中传来的呼唤——红叶,红叶,到我身边来吧,我会永远护着你……

她满心欢喜,她心心念念。原来她的名字叫红叶,而这个模糊又低沉的声音在引导她,她可以清楚的感受到那声声呼唤中蕴藏着的温柔和爱意——她必定是对他来说极重要的人吧。

“啊哈!原来你躲在这里来了!”突然响起的尖锐笑声吓得红叶浑身一颤,让她下意识的抱紧怀里的枫叶娃娃。

“乖乖把那妖气人偶交给我们,我心情好的话可以不吃你,要不然就让你魂飞魄散,哼哈哈…”天邪鬼的威胁尖厉骇人,可红叶就是死死搂住那个人偶不为所动。

“哼,不识好歹!看招!!”

狠戾的攻击密密匝匝落在红叶身上,他们虽然是不成气候的小鬼,可红叶早已身心俱疲,承受起那些攻击已显得力不从心。

——就要结束了么,可是还没有找到你啊……

“拔除污秽,洗涤不净,急急如律——”

温润的声线却有着迫人的气势,一股清澈又强大的灵气席卷而来,在天邪鬼们发出尖叫之前便将他们泯灭在空气中。

“你无事吧?”柔和的声音带着慰人心弦的关切,这是红叶化鬼后第一次感受到温暖。

红叶谨慎的抬起头,进入眼帘的是一张年轻俊秀的脸,眉眼弯弯,温情婉婉。

“可是伤到哪里了?”见红叶不说话,年轻的阴阳师上前一步将她扶起,关切问道。

“……没有,我无事,”红叶起身后匆忙向后退了一步,与他分开一些距离,怀里依然护着枫叶娃娃,又轻声道:“谢谢你。”

即使是红叶殷殷保护着,晴明还是看到那个白色的人偶以及人偶上缠着的红色枫叶,他眸中闪过一丝惊异,脱口便道:“是这红叶……”

“您说什么?!您知道我的名字?”

“什么?”被打断话头的青年不解的看着面前的女妖。

之前他在远处感受到这里的妖气混杂异常,还以为是有大妖在吸食小妖们的妖气,等到赶来时才发现原来是小妖们在此争夺大妖的信物。看这女鬼狼狈的形容,也能看出她气数本已尽,是那人偶上的枫叶护持和一丝执念的牵引才让她没有性命之虞。

而红叶却彻底误会了。她以为这青年说的“红叶”是在叫她的名字,她以为在她化鬼后还能叫出她名字的便是她所寻之人,她以为她真的找到他了……

“我终于…找到您了…红叶终于找到您了…”红叶急急向前两步走到他身边。突如其来的收获让她大惊大喜,所有的疲惫和委屈在这一刻汹涌而至,泪水决堤,像那段隔绝混沌天地的情绪终于找到了出口,疯狂宣泄。

“你在说什么?我不太明白。”晴明有些疑惑的看着她喜极而泣的样子,无奈的递上一张手帕为她拭泪,温声道,“虽然不太明白,到看到你这样欢喜,我也就放心了。”

“……您…您叫什么名字?”轻柔的帕子擦过脸颊,让红叶产生从未有过的平和安宁。

“晴明,安倍晴明。你叫红叶是吧?和枫树的叶子一样,很美的名字啊。”

“您真的这样觉得么?觉得我的名字很美么?”红叶眸光灼灼看着晴明,像溺水者攀上一根浮木一般,对他说的每句话都心心念念,反反复复品味着。

“我不骗你,是真的。”秋风微微吹着,晴明的话温柔的像要散在空气里一样。

日光氤氲,枫叶纷飞。红叶的心渐渐变轻,那是一种如释重负的解脱。

“您快离开吧,不用管我了。我的妖力用完了,能见您一面已经了却我最大的心愿,我就要腐烂了……”红叶的执念渐渐变淡,枫叶娃娃身上的妖气却越来越强,像是感受到女主人的心情变化一样慢慢亮起红光。

晴明垂眸看着那妖气盈盈的布偶,轻声喃道:“不要担心,自有一位大人眷顾了你,他定不会让你消失的。”

“您说什么?”

“没什么。不过我要走了,周围还有不寻常的妖气,我要再去查探一下。你好好保重。”

“那……”红叶不舍的看着他,泪目在阳光下盈了一层水光,“…我还能再见到您么?”

“这我不能保证,若我有机会路径此处,定会来看望你的。告辞了。”晴明如同来时一般,走的也十分潇洒。

陌上英姿少年翩至踏来,继而匆匆别过,只留给女鬼一个背影,却不想这个无意过客,也能纷扰两段情愁。

根据游戏剧情写的这个情节真的要卡死我了 好绝望啊 _(:з」∠)_